49 幽会(2)_他的小宝贝太娇气
笔趣阁 > 他的小宝贝太娇气 > 49 幽会(2)
字体:      护眼 关灯

49 幽会(2)

  江寒把林画眠从沙发上抱下来。

  他今晚是推了应酬来到这里的别墅的,结果却只见到了苏菲。

  苏菲说是林画眠自己出来散步了,但是散什么步居然散到了天黑透了还不回家?

  难道是想悄悄的逃走?

  吴佑很快回来告诉江寒,说是在门卫室的监控并没有看到林画眠离开,所以人是应该还在别墅区里的。

  而且通过路边的监控,也可以看到林画眠的身影最后消失的那个喷泉广场。

  江寒眸色一深,想到了什么似的,直接就单独出了门。

  他记得林家别墅的位置,是必须要经过那个喷泉广场的,所以他便直接找了过来。

  没想到,还真的让他找到了。

  江寒当时正在气头上,把人抱起来就是狠狠一顿欺负。

  但是现在看着被欺负的乖乖软软只会趴在怀里颤抖的人,心里的怒火算是压下去了些。

  林画眠两腿还软着,脚一沾地就嘶哈嘶哈的轻轻吸气。

  刚才好像腿有点拉的太开了……

  江寒一手搂着他的腰,“舍不得离开?”

  林画眠两手凑过去,主动的抱住了江寒的腰。

  江寒在他耳边问道,“刚才,刺不刺激?”

  林画眠脸颊一热,像是人被烫着了似的,抬头看了江寒一眼,双眸里满是潋滟的水光,然后就赶紧把头低下去了。

  江寒见他羞得想要钻到地下去,便单手搂着他往外走。

  出了林家的住宅之后,来到了外面的大路上。

  两旁有路灯照着,能够看得清楚四周了。

  林画眠身上的裙子已经有些脏了,还皱皱巴巴的。

  江寒忽然看到他裙子上居然沾了血迹,眼光瞬间一冷。

  “受伤了?”

  江寒上上下下的打量林画眠,伸手就要把他的裙子撩起来再检查一下。

  刚才做的太激烈了,难道是刚刚弄伤的么。

  林画眠赶紧把他的手从裙子底下拉出来,红着脸拼命的摇头。

  这里可是大路上!

  时不时的还会有人路过的,而且两个人正站在一盏路灯下,想要不被人看见都难。

  要是在这里被撩起来裙子检查……

  那还不如刚才在房子里的时候检查呢。

  江寒强忍住不耐,没有真的把他裙子掀起来。

  “到底哪里伤着了,还流血了?”

  林画眠仰头看着他,撇了撇嘴巴,乖乖的把自己的手指伸了过去。

  只见原本白白嫩嫩的手指上破开了一道小口子,似乎是被玻璃划破的,血痕把手掌都弄得脏兮兮的了。

  可能是因为刚才经过了运动,所以伤口看着又要开始流血了。

  江寒把面前细细白白的小手拉过来,低头,仔细的看了看。

  还好,不算深。

  江寒抬眸,直视着林画眠的眼睛,然后张嘴,把他的手指含进了嘴巴里。

  林画眠惊讶的瞪圆了眼睛,想要把手指缩回来,但是江寒拉着他不让他动,轻轻的咬住了他的指节,惩罚似的研磨了两下。

  “嗯唔……”

  林画眠嘤咛了两声,没再抽回手指。

  他能感觉到温热湿软的口腔紧密的包裹住他的伤口,然后有什么软软的热热的触感,在他的伤口上轻轻的扫过了。

  林画眠只觉得这比刚才的运动还要让他难受,他后背的毛孔都张开了似的,伤口每被舔一下,他就会忍不住的浑身颤抖一下。

  林画眠想起来自己以前看过的动物世界,那些野兽受伤了之后,伴侣就会帮他一下一下的舔伤口。

  就像他们现在一样。

  “江先生……”林画眠快要哭出来了,“不,不要了……已经,不流血了……”

  江寒把他的手指拿出来,上面湿漉漉的,但是确实没有再流血了。

  “舒服吗?”江寒问。

  林画眠心里想,一点都不舒服,他都快要站不住了……

  但是他咬着唇瓣,不敢说话。

  江寒看了眼他身后的林家住宅,“以前住在这?”

  林画眠也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看着江寒道,“江先生,应该,都知道了……”

  江寒忽地笑了笑,眸色深深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说说看,我应该都知道些什么。”

  林画眠低下头,声音弱弱的小小的,挣扎了很久才说出来。

  “我,我就是,以前破产的,那个林家的人……江先生,那么厉害,可能,早就查到了吧……但是,江先生,放心,我的事情,不会牵连到江先生……别人,别人都不认识我的……”

  据传当年的林家破产,是因为破坏了行业内的规矩,所以在圈内圈外的名声都烂了个透彻,变卖了所有的产业和家业,还是还不清所有的债款。

  林父林母双双去世之后,剩下的债款自然落到了林家的小少爷和老夫人身上。

  因为林家人的信用在业内已经跌到了谷底,所以自然也没有其他的人愿意来趟浑水,没人来帮他们一把。

  林画眠知道自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江寒可能会看不起自己,嫌弃自己,或是觉得自己那样的家世,碰上了自己也会倒霉。

  毕竟以前自己也被叫做扫把星。

  可是,如果江寒觉得自己的故意隐瞒算是欺诈怎么办,毕竟自己是江寒明码标价买下来的。

  那自己是不是还要倒赔江寒钱啊……

  林画眠想着想着,眼眶湿湿的,看着江寒的眼神也更加的无助可怜。

  希望,江先生看自己可怜,不要让自己赔钱……

  江寒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听到他亲口承认了是林家的人,江寒居然没有太多的情绪。

  或许是因为早就已经知道了吧。

  其实江寒父亲的死,跟林家脱不了干系。

  或者说,跟林家那个女人脱不了干系。

  也就是林画眠的母亲。

  但是当年发生的事情,都已经被江家死死的压了下来,现在除了江家人,外界没有人知道。

  看林画眠的样子,肯定也对这段往事并不知情。

  毕竟林家破产的时候他才十四岁,估计什么都不懂。

  但是那时候江寒已经二十一岁了,早已经接管了江家的大部分产业。

  林画眠被江寒盯得有些不自在,他不知道江先生到底是什么态度。

  他轻轻的拉了一下江寒的袖子,软软糯糯的叫了一声,“江,江先生……”

  像是拉着主人袖子撒娇的小猫。

  江寒收回了视线,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说道,“走吧。”

  然后迈开长腿,往回去的方向走。

  林画眠讶异的看着江寒的背影,捉摸不透江寒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还是乖乖的跟了上去。

  既然江寒没说不要他,那是不是自己也就不用赔钱了啊。

  林画眠一边费劲的跟上江寒的脚步,一边在小脑袋里胡思乱想着。

  江寒好像越走越快,他人高腿长的,又没有拉伤大腿,一步能赶得上林画眠两步。

  可苦了林画眠,本来走路就不怎么利索,还要小跑着才能追得上江寒。

  眼看着江寒的身影转过一个拐角就消失了,林画眠赶紧跟上去。

  但是身后却忽然有人一把拉住了林画眠的胳膊,还兴奋的叫起来,“我想起来了!”

  林画眠回头,拉住他的是在喷泉广场骂了他一通的那个老爷爷。

  老爷爷家就住在林宅旁边,所以看到了林画眠的身影之后直接就追了出来,拉住他确认。

  “你就是林家那小少爷,是不是?虽然你现在变成女的了,难道是做手术了?”老爷爷大声道,“不过那些我也不懂,我肯定不会认错人的,你小时候还经常来我家吃饭呢!是不是你?!”

  林画眠一听,立即就紧张起来。

  他也认出来了这个老爷爷,好像是以前住在自己家旁边的邻居。

  但是他现在明明就跟以前的样子很不一样,这个老爷爷怎么会认出来的?

  林画眠摇摇头,努力的把胳膊抽出来,“不是,不是的……你,你认错人了,我,我不,认识你……”

  老爷爷狐疑道,“怎么还变成结巴了?你别装模作样的了,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我确定就是你!你就算是变了性我也能认得出来!别忘了林家可还欠着我好几万块钱呐,我还等着你来还呐!谁知道你个小王八羔子跑了就不回来了,让我上哪要钱去!”

  要钱,又是来要钱的……

  林画眠脑海里闪过很多债主来追债时候的场景,他和奶奶就躲在床底下不敢出声,眼睁睁看着债主把家里砸的稀巴烂,把值钱的东西都搬空……

  林画眠眼眶红了,一直摇头,“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不认识……”

  老爷爷见他一直否认,着急了,还想再继续逼问他。

  忽然,那老爷爷的另一只手腕被人抓住了。

  狠狠的一用力,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那老爷爷的手腕子被人卸下来了。

  “啊啊啊——”

  老爷爷顿时就松开了林画眠,抱着自己的手腕倒在了地上,哭天抢地的哀嚎起来。

  林画眠身子一晃,差点跟着摔倒过去。

  但是他被人搂住了腰,轻轻往后一带,就落进了一个温热坚实的怀抱。

  江寒抱着他,冷冷的看着地上那老头。author_say最近手指有点痛,哭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quge3.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quge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