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_撩拨重臣后他当真了
笔趣阁 > 撩拨重臣后他当真了 > 第一百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

  “陛下,欲何日将臣锁起来?”

  李成绮看了谢明月一眼,若是放在从前,他一定要调侃谢明月两句春宵苦短日高起,然而实在倦怠,便伸出手,递给谢明月。

  微凉的手指贴上手腕上细嫩的皮肤,李成绮差点没把手缩回去,又生生克制住抽手的冲动。

  二人一时静默,所闻唯有呼吸声而已。

  谢明月搭在他手腕上的手指似乎颤了下。

  李成绮疑惑地看了谢明月一眼。

  十几年前宫变谋反,未见这位谢太傅有半点动摇恐惧,怎么今日给他把个脉,竟颤了手指?

  李成绮忍不住动了一下自己空闲的手,撑起下颌,道:“有话直说。”

  谢明月这个反应真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得了什么深入骨髓的不治之症,等下若是谢明月强颜欢笑着对他说无事,以后臣都陪着陛下,那就更像了。

  谢明月拿开了手。

  李成绮坐得四平八稳,故作淡定道:“说吧,孤什么话没听过。”

  不知有多少医生说他身体羸弱,能多活一日都是上天垂怜。

  然而,他第一次心提起。

  他看向谢明月的面容,紧张之余竟生出了无尽的可惜。

  先前那位几乎可被称为医仙的老先生对着李成绮的脉象吹胡子瞪眼,说李成绮长此以往绝对活不过三十,他只笑,除了有些遗憾外,倒不很害怕。

  生死有命,他看得开,只遗憾大业未成。

  今日,却不同了。

  谢明月面容素白如玉,仙姿佚貌,然而其手段狠绝心思深沉为常人不可比,李成绮就算死了,也不用担心他受欺负。

  李成绮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说话,谢明月却起身,在李成绮惊讶的视线中一撩衣袍,端端正正地跪在李成绮面前。

  原本他就跪坐着,但现在腰背挺得比先前直得很多,没有实实坐下。

  这是一个请罪的姿势。

  李成绮怔然须臾,心中慢慢升起了一猜想。

  谢明月垂首,恭谨道:“臣有罪。”

  谢明月的反应更加坐实了李成绮心中的猜测,他原本绷起的神经骤然松了,望着正襟危坐的谢明月几乎有点想笑,然而此刻他又觉得自己不能笑,于是故意板起脸,“先生竟还知道自己有错。”

  谢明月道:“是。臣知罪,请陛下降罪。”

  李成绮目光从谢明月绷直得脊背看到他微微抿起的嘴唇,最终又落到了谢明月漂亮的淡色双眼上,愈看愈满意,“哦?”他似笑非笑,顺手拿起一奏折,挑起谢明月的下巴,欣赏着谢明月毓秀的面容,“那先生说,孤该怎么罚你?”

  “陛下说怎么罚便怎么罚,臣绝无异议。”

  奏折划过谢明月上下滚动的喉结,皇帝半眯起眼,他神情有些倦怠,居然有点像只懒洋洋的猫,“譬如说,再给孤寻几个美妾。”李成绮看着谢明月微凝的神情,忽地笑出了声。

  “起来,到孤身边。”李成绮忍着笑,待谢明月重新坐到他身边后,往后一仰,靠到谢明月怀中,“先生,想笑就笑,莫要作态。”

  回答他的是谢明月轻轻环住他的手,谢明月将头埋入李成绮的颈窝中。

  谢明月极少在他面前显露出依赖的姿态,或者说,从未在他面前显露过。

  谢明月没有笑,李成绮能感受到,谢明月在微微发抖。

  又要竭力克制,却克制不住。

  反而适得其反。

  李成绮伸手,顺手揉了揉谢明月犹如泼墨一般的黑发,出乎谢明月意料的是,李成绮的语气居然有点混杂着高兴的兴奋,“先生的意思,孤将要有个孩子?”

  谢明月嗯了一声,带着浓浓的鼻音。

  李成绮挑眉,“先生不高兴?”

  “我……”话刚一出口,谢明月便急忙截住,“臣很高兴。”他声音很低,不知道是不是李成绮的错觉,谢明月的嗓音竟有些沙哑。

  “臣,感激非常。”

  声音更哑了。

  他合该感激。

  七百多个日夜的无望之后,他再一次见到李成绮时想,其实只要能这样看着李昭,就很好。

  看着帝王一如当年,他没什么不满足的。

  他感激至极。

  感激他只想要照破终年不见尽头的雪夜的一线天光,他的太阳,却愿意赴他而来。

  谢明月的拥抱并不紧,仿佛稍加用力便能挣脱。

  李成绮太少见到谢明月这幅模样了。

  十几年了,也只有十五六岁时谢明月的情绪才会如此外露。

  李成绮心头鼓噪,看不见谢明月的脸,却觉得嗓子发紧,他一时想抱着谢明月说卿和孤会有个孩子,一时又想逗弄谢明月,看他哭出来。

  于是伸手一戳谢明月的发顶,“这么喜欢孤?”

  谢明月声音沙哑,“喜欢的。”

  李成绮听他声音微微颤着,心里最软的地方好像被人掐了一下,又酸又疼又麻,“有多喜欢?”

  谢明月环着李成绮腰的手似乎微微紧了紧,“臣,不知道。”说完又觉得自己答得敷衍笨拙,平日里谁有谢明月能言善辩,总能让李成绮哑口无言。

  这时候却好像咬坏了舌头,想说还说不出,又气闷自己说不出,抱紧还怕弄疼李成绮。

  亏他还算半个医生,这时候却全然忘了。

  “说不出,就是不喜欢了。”李成绮一弯眼睛,笑得好不开怀。

  十几岁时候的谢明月多有意思啊,长得好看,少年眉眼精致得像是一件玉器,脸皮又薄,对着皇储待谁都一样的逾越之举耳朵都通红,不知道是气恼,还是羞恼,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稍微凑近了说话都能让谢明月连连后退,抿着唇看他,满脸写着殿下,这与礼不合。

  “臣,”

  “说呀?”李成绮都要笑出声了。

  当年没趁着谢明月年岁小多逗几回他一直心怀遗憾,谢太傅而今全然不似以往,也就这时候能稍微看出二三分影子。

  李成绮语气古怪地嗯了声,把笑都咽下去,“说不出?”

  谢明月哑了好久,才低声道:“臣才疏学浅,说不出。”

  他说不出,李成绮却知道。

  倘若他驾崩前真将那封赐死谢明月的遗诏昭告天下,谢明月定然会毫无怨言地欣然赴死。

  与李成绮相识十数年,青梅竹马,同心同德,李成绮一生中最风光无限,最狼狈不堪的岁月都同谢明月一起度过,甚至,连死都要死在一处。

  昭告天下,正大光明。

  怎不叫谢明月欣喜若狂?

  “先生从前巧舌如簧的本事呢?”李成绮微微偏头,去捏谢明月的双颊,似乎想看看他的舌头还在不在。

  “没有了。”谢明月声音沉沉。

  李成绮想动,谢明月就让他动,然而想挣开,却脱不开。

  “臣,当真感激陛下。”极郑重其事。

  李成绮的反应,不在谢明月的预料之内。

  从一开始,就不在谢明月预料之内。

  每走一步,谢明月不可谓不惶恐。

  生怕,稍有疏漏,君臣二人便再无可挽回。

  李成绮安静了一息。

  他停谢明月呼吸还在颤着,本想伸手再揉揉他的长发,顿了许久,轻轻落到了谢明月脊背上。

  “你在害怕吗?”他突然问。

  谢明月无言。

  要谢明月这样的人示弱实在太难了,纵然他总在李成绮面前表现得仿佛极娇弱,可李成绮却清楚,那不过是诱惑自己坠入罗网的表象。

  谢明月沉默太久了,久到李成绮几乎以为他不会回答。

  谢明月慢慢回答,“臣在害怕。”

  “怕什么?”皇帝问。

  谢明月闭上眼,“臣总在做同一个梦,梦见,臣与陛下离心离德。”

  这倒也不是梦。

  李成绮挑眉。

  “臣怨恨陛下,陛下亦欲对臣处之而后快,可臣与陛下,”

  李成绮接了下去,“还是狼狈为奸?”

  谢明月顿了下,“不敢。”

  看来确实如此。

  “之后你我虚与委蛇,至亲至疏夫妻,是孤死了,还是你死了?”李成绮问。

  谢明月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李昭,那么于谢明月而言,确实如履薄冰。

  稍有不慎,帝王怨怼,则二人结果便如谢明月所梦见的一般。

  谢明月轻轻摇头,“臣梦见臣谋反了。”

  李成绮顿了下。

  “然后,将陛下囚禁于深宫之中,君臣恩断义绝。”谢明月睫毛轻颤。

  他梦见过不止一次,且细节越来越清晰。

  梦中李成绮对他有恨,他又怎么可能不怨?

  他似乎,做了什么无可挽回之事,于是君臣之间那点可怜的旧情顷刻间烟消云散,再无回转可能。

  恨之入骨,但不愿罢手,欲生啖其骨肉。

  梦中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李成绮艳丽逼人的面容,因为怒极,又平添二三令人震恐的狞丽,他以一种仿佛漫不经心,又竭力压抑着愤怒的语调,微微上扬着,抚掌而笑,他说:“一回生二回熟,谢卿宫变果然轻车熟路。”他扬眉,红痣若隐若现,“那么,卿要对孤做什么?杀了孤?”他声音愈发温软了,好像在编织了一个最美妙不过的幻梦,“然后,改朝换代?”

  他总能梦见李成绮冷冷地说着他狼子野心,即便他痛极,后者也只淡淡地看着他,翘起唇,嘲弄他装腔作势。

  “梦过许多次?”李成绮顿了顿,作为一个皇帝,他第一个听见的词就是谢明月谋反,这不该是谢明月的梦,应该是他的才对,他想笑,又想叹气,心中酸软一片,“谢卿啊,梦都是反的。”

  “说不定是孤,将卿锁在宫中。”他手指上划,挑起谢明月的下巴。

  淡色的双眸泛着红,可见血丝。

  谢明月环着李成绮,动作小心翼翼,他轻声问道:“陛下,欲何日将臣锁起来?”

  作者有话说:

  祝高考的宝贝们万事顺利!

  这章卡了好久好久,最终还是写出来了。

  谢明月的梦是第一版大纲,君臣互相怀怨,彼此伤害,李成绮冷酷无情,谢明月狼子野心。

  但写着写着还是没狠下心。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知悉本网:https://www.quge3.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quge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